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引而不發^躍如也】之【影子^回聲】博客

·家園以和而建/朋友以和而聚/和諧世界/從心開始·久而久之/潛移默化

 
 
 

日志

 
 

【往事回眸】(14)【抓“赌”】  

2010-05-05 23:01:40|  分类: 【往事回眸】(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引而不发·跃如也】《【往事回眸】(14)【抓“赌”】》

 【往事回眸】(14)

文/引而不发·跃如也

              【抓“赌”】

                             文/引而不发·跃如也

                            (写于:2010·05·04)

 赌博是一种拿有价值的东西做注码来赌输赢的游戏,是人类的一种娱乐方式。任何赌博在不同的文化和历史背景有不同的意义。目前,在西方社会中,它有一个经济的定义,是指“对一个事件与不确定的结果,下注钱或具物质价值的东西,其主要目的为,赢取得更多的金钱和/或物质价值”。

 词目:赌博 拼音:dǔ bó 词义:用斗牌、掷骰子等形式,拿财物作注比输赢。用财物作注比输赢。详细解释:用钱物作注以比输赢的一种不正当的娱乐活动。唐 韩滉《判僧云晏五人聚赌喧诤语》诗:“白日既能赌博,通宵必醉尊罍。”明 刘若愚 《明宫史·十月》:“内臣读书安贫者少,贪婪成俗者多,是以性好赌博。”沙汀《还乡记》九:“而为了赌博可以连熬三个通夜。” 

 

·【往事回眸】(14)【抓“赌”】 - 【引而不发·跃如也】 - 【引而不發·躍如也】  光阴——赌资输沉脸色,散去!约定时间,拼凑筹码,再战!

有空就写一写“抓赌”! 在深秋时节,一帮‘傻瓜’在河边船上‘聚赌’,彻夜苦战!--- ---

  这是2009年5月23日,我在【悠·侃·扯闲篇】圈子讨论区

跟帖子时的一段跟帖‘预告’,老早就该写一写咯,却一直没时间。 

 

 “赌博”是公害之一!

 ‘赌’——必须‘聚众’一起耍,“博”——真的‘涵盖’非常广!

  记得那是在1979年,我从部队复员已经将近两年了。

  我复员后分配到一个基层职能部门工作,住在当时的公社机关大院。和我在同一个单位的小崔,由于俩人儿都是年轻人,很合得来;而且又时不时地被单位的领导分派,去临时协助公社里的其他职能部门开展工作,所以就更加感到亲切----

  我记得“被单位领导分派,去临时协助公社里的其他职能部门开展最多的工作就是:——抓赌!今天咱们就说说其中的一次。

  这一次我们十几个人又是乘车前往的,交通工具是公社机关的那一辆130小卡车,如果人们都站着挤一挤的话,这车可以载20——25个人。

 

  每次都是这样,当公社的公安特派员老牛接到下边的“线报”,就会立即向公社有关领导请示,抽调人员配合。那时候在公社一级还没有成立派出所呢,就连老牛时常揣在口袋里的那个铐人儿的铐子,也是让公社里的农机修造厂烘炉上的师傅打的两个半圆形的铁圈,两头拗弯,弄成两个小‘鼻儿’,再配置一根铁棍穿起来,最后再加一把锁,就是用这个东西来“铐人儿”的,不过,公安特派员老牛和公社武装部部长俩人儿倒是都配置有手枪,而且每次都是随身携带着的。

 

  这次的抓赌,地点是两处。一处在某村的某个社员家里,另一处在这个村庄的南边大约两公里外的一条河的南岸芦苇丛中。

  我和我们单位的小崔乘这种敞篷车都喜欢站在最前面,因为那时候年轻,因为这样子视线开阔。已经是公历11月中旬,已经相当的冷了,我们俩被车头的冷风吹得有点儿瑟瑟发抖咯。

 

  那个“线人”陪着老牛坐在驾驶室里,指指点点地当向导。

  也就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目的地就到了。我们的车子远远地停在村外,下车后我们十几个人简单的议论了几句就开始进村了。农村里的晚饭时间一般都是在天黑后很久才吃的,我们进村的时候还有不少的人正蹲在一堆儿(当时的农村里自然形成的所谓饭场)边吃边聊呢。

  那位向导拉低了帽檐,指引着老牛,在一个胡同口指了指后就消失了。我们一起走进这个胡同,听到了那群人的叽叽喳喳和闹闹哄哄的声音,老牛一脚就踹开了门,大喝一声:“都别动”!

那时候的抓赌,是要捉人并且要‘没收’赌资的。要不然,为什么?呵呵。

  其实,有一些屡教不改的‘惯赌’是被‘挂了号的’,这次也不例外,老牛大喝一声后,就又厉声喝道:“天申,又是你!看我今天咋收拾你!”于是上去两个人就将天申摁倒在地,扭住两只胳膊,弄到院子里去,武装部长说道:“你们到屋里去整那几个去吧,小崔,把这货捆到树上!”小崔接过来绳子和我就接着把天申往院子里的那棵树边拖,然后,小崔就捆。

  这些声响引来了一些社员,他们要过来看热闹,部长说道:“小李,小崔,恁俩去门外把那些人赶走!”------

  我们俩就遵嘱,去挡那些看客。一阵骚动------终于把人挡在门外,然后顺着这个胡同往外赶,一直赶到街口之后,看客们也就散去了。

  待我们俩回来,还没进门儿呢,就听见一阵嚷,妈的!让他跑了!我俩进院里后才发现,在我们去赶人儿的当口,捆在树上的那个名叫天申的家伙却不知怎么地弄开了绳子跳墙跑掉了!

  屋里的几个赌徒,一个个都被捆了起来,靠墙根儿蹲着,灰头土脸地,随后叫来了这个村里的治保主任,老牛吩咐道:“先派俩人看住他们,等一会儿我们回来把他们弄到公社去。”(注:可以罚款的)

 

  我们一行人,出村,回到我们停在村外的车子那里,那位“线人”赶紧迎上来搭话,老牛问道:“那一班儿在哪儿?”线人说:“在河那边。”“好!你还领着我们去,上车,走!”

 

  这种乡间的生产路又窄又不平,颠颠簸簸地好一阵子,才开到河堤边,而且是早就灭灯行驶着的。离河堤百十米这车停下来,老牛问线人,那边大概有多少人?线人答,可能有一二十个。“好了,你走吧!”线人答应一声就回去了。

  线人走后,我们就开始了一阵讨论和斟酌,大意是:一、河的对岸是人家另一个县的管辖区,我们的行动是属于‘越境执法’。二、对方大约有一二十个人,我们连司机才不过15个人,又要‘一锅端’,全部缉拿归案,我们的人手显然不足,而且,如果他们与我们对峙、对打起来,怎么办?!------

  最后,终于拿出了‘作战方案’:·我们撑船驶向对岸,从河的下游上去,然后从南面迂回包抄,不让赌徒们往南跑;·现在是我们知道对方的大概人数,他们不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他们是惊弓之鸟,我们这里一声断喝,定然能够镇住对方------

 

  上了河堤,只见在对岸的芦苇丛中,几束手电筒的光亮和影影绰绰地一群人影,和向碗里掷骰子的声音以及吵吵嚷嚷的‘我赢了’‘你输了’等等地阵阵喧闹声------

  我们到对岸去要用船,悄悄地过去和那个睡着了的船家商议,让他帮我们撑到对岸,不料这位船家却说:“我睡着了,啥也不知道,你们自己撑吧。” 看来这位船家有些怕怕,怕过后‘赌徒们’的报复喔!没办法,我们只好自己动手撑船向对岸撑去。

  先是顺流而下三四百米,而后直逼对岸。待撑至岸边,将船槁插至河底,又叫醒船家,“你可不要把船悄悄地弄回去哟”。

  上了岸,我们排成一队,鱼贯而行。‘临战前’,还真的有些忐忑不安呢。

  离那个聚赌地点还有二十几米的时候,我们就被他们的‘望风者’发现了,那家伙大叫一声,转身就跑。这时候,老牛和武装部长几乎是同时朝天鸣了枪,我们十几个人迅速地包抄,堵住了赌徒们向南面逃窜的路,但是,这些赌徒们就在我们十几个人的众目睽睽之下,还竟然能将地上杂乱的摊子收起,甚而至于连一个‘骰子’也没留下,然后,一个个扑扑通通地跳进河里,奋力划水,向河的北岸逃去!我们就这么着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这帮子赌徒跑了个精光!天很冷,我们可没有一个人下水去追。

 

  跑就跑了吧!我们只有原路返回,到下游几百米处,登船回对岸。

 

  好在我们在那个天申家中还捉到了七八个呢。把这几个人弄回了公社,关在大院最后面的一间书记房内,这房子很深,分里外间,将他们推进去,关上门,抬来一个连椅,(注:是一种当时在机关会议室里使用的长椅子)横在这间屋子的门外,用绳子把门把手和连椅拴在一起,这样一来,这门儿他们是打不开的咯!

  公社机关伙房的炊事员同志早早地就将夜餐给整好了,一大锅的大肉面条,还有两个炒菜,想吃馒头可随便拿,这夜餐是不收饭票的哟。

--- ---  --- ---

 

  第二天的清晨,一阵喧闹声惊醒了我,于是,赶快起床,跑出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原来是:那个书记房的窗户被那几个赌徒卸掉了一块玻璃,(注:窗户是向外开的)又把窗户框上的两根14园的钢筋扳弯了,关在屋子里的七八个玩意儿竟又全部脱逃了!

 

   许久许久以后,小崔还几次和我嘀咕着:“哥们,那天晚上我捆天申的时候,是在那棵树后面系了好几下死疙瘩呢,要是没人帮他解开的话,他自己根本就不会弄开的呀!我弄不明白,院子里当时根本就没有他们村子里的人儿呀!难道会是?----这,不可能的吧?!

 

谢谢朋友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636)|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